明日方舟:数值不膨胀,旧干员不退环境,真的一点代价都没有吗?

2022-05-11 08:40:08 文章来源:网络

明日方舟可以说是当前主流手游里**良心的一个。不是因为他氪金不贵,不是因为他二三十抽就有一个六星,而是他的干员是真的保值。开服被称为三幻神的三五个干员,即便三年之后,依旧称得上幻神。

甚至因为版本更迭,开服时不被看好的干员,比如说星熊、黑白恶魔,在后续版本中越来越强,越来越重要。从斯卡蒂到归溟幽灵鲨,一共是48位六星干员,但顾影不夸张的说,这里至少一半,是根本不用抽的。

一、三幻神风采依旧

而称得上必抽的,就算把**放的宽松一点,把四大基石全算上,也不会超过10个。除了史尔特尔跟水陈,别的干员缺了谁都影响不大。甚至就算这两位都没有,也完全不影响玩家通关明日方舟。这其实是一个很少见的事情。

绝大多数**,新角色总是比旧角色要强一点的。也许是数值强一点,也许是机制强一点,总归是要强一点的。不然玩家根本没有抽新卡的动力。而明日方舟反其道而行之,新干员不能说弱,但远远谈不上非他不可的地步。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别的**,都会选择慢慢的让数值膨胀一点,鹰角却没有?总不能友商都是傻子吧?或者咱们换句话说,数值不膨胀,旧干员不退环境,真的一点坏处都没有,一点代价都没有吗?显然不是。不然大家为什么普遍都选了数值膨胀那条路?

二、三幻神风采依旧,代价已经显现

开服三幻神依旧风光的背后,其实代价早就已经出现了。只不过之前没有像愚人号这样,这么明显。简单地说,明日方舟终究是塔防**,塔防**加敌人的数值,堆敌人的数量,都是可以理解的。

比如说经典塔防pvz,虽然后期的敌人有戴头盔的,拿盾牌的,穿橄榄服的,那归根到底,也不过是让他们变得更**了一点,说到底就是增加了数值、增加了数量。哪怕是撑杆跳,也不过就是降低了玩家的输出时间。

但在这次愚人号的活动中,有一个新敌人,在菌毯上,就会获得90%的物理、法术双闪避。不夸张的说,很多玩家都被这无穷无尽的miss打吐了。不少玩家都表示,宁可面对一个99%减伤的敌人,也不想面对一个双闪高达90%的敌人。

那为什么明日方舟各种机制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有没有可能,就是因为不能给敌人加太多数值,所以只能从机制方面想办法?说的再直白一点,因为不让干员数值膨胀,所以不能让敌人数值膨胀;所以设计新关卡,只能走“堆机制”那条路。

再深层一点考虑,其实归溟幽灵鲨的数值是**没问题的,之所以实战表现不行,很可能是因为她只有“数值”没有“特殊机制”。当然,遇到这个问题的,也不是她一个。

总而言之,明日方舟的良心,体现在干员不退环境上;但也因此限制住了新敌人的数值;进而让新副本的设计,只能去堆机制。那到底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就看鹰角的平衡了。

作者:黎荔

叶子悬在窗口,灯火悬在**空,此时此刻,我们悬在何处?——每个人都会经历过这么一段“失重的时间”吧?也许可以叫做“入神”,或者是叫做“出神”,有些失魂落魄,有些飘飘悠悠,失重的感觉,一圈圈地漾开……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在现实的限制中,只有人的心灵自由是无限的,人们对于自由的深切的沉醉使人们追求艺术和**。超越**表现在艺术作品中,常常呈现为创造了实体世界之外的另一重世界。那种通过一个艺术品进入的另外一重境界,可以称之为“超越之境”。艺术在深切的感受领悟和沉醉中,可以将我们带往并不存在的另一重生活的逍遥,在**中也是同样的。

在**中我们常常能够拥有一段“失重的时间”。发现人类是天生具有乐园情结的动物——从伊甸园到爱丽丝仙境,从世外桃园到香格里拉,我们喜欢想象出一个又一个倾斜的世界,现实之外的失重世界。游乐园,本是工业文明的产物,却又提供人类一种逃离现实、颠覆常规的可能**。这部起始于1583年的人类游乐园史终将写向何处,似乎目前没有人能解答。人们走进游乐场,花半小时坐在巨大的摩天轮上旋转一周,从高空憧憬高速发展城市的**好未来,或者抛开朝九晚五的工作职责、柴米油盐的家务琐事,坐上曲折翻腾的过山车,体验失重与旋转360度带来的暂时快感。 当代更具有吸引力的,不再是实体游乐场,而是虚拟数字世界的游乐场。从红白机时代的《魂斗罗》、《超级马里奥》,到电脑单机时代的《轩辕剑》、《仙剑奇侠传》系列,再到网游时代的《魔兽世界》,手游时代的《我的世界》、《王者荣耀》,每一段熟悉的旋律响起,都会让亲历**的人蓦然陶醉。失重的时间里,他们有些醉了,醉得像一只找不到方向的野鸽,所以开始变了,变得像一团暴烈炽热的花火,燃烧得哔哩哔哩的不可收拾,非要烧到不能再困、不能再倦为止。人类是天生具有乐园情结的动物,他们需要失重的时间。

失重的时间,脱离日常的轨道。在失重的世界里,发现自身的虚无与空洞,你寻找的似乎不是遗忘,而是某种幻想,某种超越自我的东西。羡慕天上的鸟儿自由飞翔,羡慕着世上所有自由的万物。人类常常透支生命的全部热情储蓄,浸没在坠落与上升的空间之中,只图一醉,只记今朝一笑…… 没有抛向一段失重的时间,无法踏踏实实地回到现实中来,世界总是在虚与实之间作永恒的钟摆运动。总有那么一些时候,想饮一些酒,想饮更多的酒,让灵魂失重,好被风吹走。

上一篇:黎洛*预定fmvp,犯了赛前大忌,这是被零封的导火索?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绍兴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