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难分辨!?空军石家庄飞行学院迎来一对双胞胎新战士

2022-05-13 05:11:55 文章来源:网络

来源:国防部网

在空军石家庄飞行学院某旅机务大队学兵连

有一对双胞胎兄弟

格外引人注目

队列训练。李瑞钊摄

兄弟俩都是“00后”

体型一样面貌一样

站在一起乍一看实在难以分辨

可熟悉他俩的人会发现两人有很大的不同

哥哥**格外向爱好运动

弟弟**格内敛心思慎密喜欢看书

兄弟俩从小都有个“军旅梦”

兄弟俩合影。李瑞钊摄

上大学后依然念念不忘

**后一拍即合

报名参军

俩人来到部队后便全身心投入训练中

刻苦努力、奋勇拼搏

但却暗自较着劲

俯卧撑比赛。李瑞钊摄

业务学习、三公里、单双杠、俯卧撑

各训练课目

处处比着练

你追我赶谁也不服谁

钻研业务知识。李瑞钊摄

这**劲头也调动了其他战友的训练热情

成为大家竞相学习的榜样

进行修理维护实习。李瑞钊摄

互相加油。李瑞钊摄

参军报国,不负韶华

筑梦军营,无上荣光

相信兄弟二人

定会磨砺成才、百炼成钢

在蓝天之下

共筑天梯胞泽情

本周,俄乌谈判继续进行,受到全球关注。而在近期,各种形式的西方“雇佣兵”也不断**人眼球。这些“雇佣兵”究竟从哪里来,又要到哪里去?“雇佣兵现象”背后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黑历史和不可告人的**?

3月31日,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称,如今已有约6500名外国雇佣兵和外国“极端分子”涌入乌克兰。事实上,自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特殊军事行动以来,西方**向乌克兰输送武器的同时,也输送了大批雇佣兵。

3月4日,英国《泰晤士报》报道称,俄乌军事冲突升级后,西方私人军事公司就开始以2000**元一天的报酬来招募雇佣兵。如果照此**,能力强的雇佣兵月薪高达近6万**元(约合38万元人民币),如果冲突持续一年,年薪会超过450万元人民币。与之对比的是,乌克兰2021年人均年**4860**元(约合3万元人民币)。在《泰晤士报》看来,金钱的确是对雇佣兵的**大吸引力。泰晤士报表示,申请者必须有至少5年在东欧的军事经验,**通侦察,能够在“几乎没有支援”的情况下执行任务,而且还需熟悉苏联时代的武器。

然而,这到底是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真实案例,还是一场被**心**装后的**局?而雇佣兵面临的真正危险,也被西方媒体轻描淡写地忽略了。

3月21日,一名19岁的英国**,化名为亚历克斯,在《早安英国》节目中讲述了自己前往乌克兰参战的经历。

亚历克斯:没有培训。我们接受的**好的培训,就是用止血带给人止血。

主持人:你们拿到武器了吗?

亚历克斯:没有,没有给我们武器。没给我们弹药,也没给我们武器。

主持人:有防弹衣吗?

亚历克斯:没有,没有头盔,没有防弹背心。

亚历克斯直言,这一趟乌克兰之行,堪称是“**之旅”。

亚历克斯:我们到那里的时候,被告知将会接受两周的训练。但我们到了6天后,依然什么都没有。没有如何使用武器的训练,也没有生存训练。人们开始生病,感染沙门氏菌,都是因为吃生食造成的。

节目**后,亚历克斯劝告英国年轻人,战争是残酷且无情的,不要轻易前往乌克兰。

亚历克斯:我会告诉他们看看身后的家人,想想这将给家人带来什么影响,看看身边的人。因为一旦你到了那里,可能就是你生命的**后一刻,你就不会再见到亲人朋友了。

而另一名曾参与过乌克兰抵抗活动的英国退伍老兵也发出了类似的建议。

英国退伍老兵 马丁·邓伍迪:现实和你在电视上看到的有很大不同。当你被困在冰冷的地堡里,而且没有武器,如果这时俄军袭击此地,你该怎么办?这才是现实,这不是你在电影里看到的场景。

28岁的蒂亚戈·罗西,是巴西的一名职业**。在前往乌克兰时,他曾表示,自己不惧怕战争。然而,在他所在的训练场遭遇袭击后,罗西登上了逃亡波兰的大巴车。

巴西籍雇佣兵 蒂亚戈·罗西:我不知道有多少天**不好了。我想说,是的,那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特种部队军人,有来自欧洲各地的,有来自韩国、智利、**国、加拿大的。整个世界都在那里,只是每个人,我们得到的信息是所有人都**了。

视频中的罗西反复说的一句话是,谢天谢地自己逃了出来。

3月15日,法国籍雇佣兵夏卡·米凯尔正在亚里沃夫基地进行直播时,基地遭到了袭击,他当场被吓得哭了起来。

法籍雇佣兵 夏卡·米凯尔:基地刚刚被摧毁,**者中有我的朋友。基地被**毁了,我用了两分钟跑了出来。

惊慌不已的米凯尔根本顾不上收拾行李,立刻逃到了波兰,然后又跑到了瑞典,全程用时不到27小时。米凯尔表示,在到乌克兰之前,他认为战争就是和网络**一样。

乌克兰的外国雇佣兵中,也不乏只为蹭热度的网红。

3月初,拥有77万粉丝的韩国网红“李根大尉”不顾政府禁令前往乌克兰,加入了“国际军团”。入境后,他一度杳无音讯,不少网友都以为他已经“战**”了。然而,3月24日,韩国《朝鲜日报》和《国民日报》却报道了事实的另一面。报道称,一名自称是韩国交换生在自己所在的波兰酒店里遇到过李根一行人,他们携带拍摄装备,在拍类似战争片的视频。《国民日报》指出,如果相关内容属实,那李根就等于是上演了一出欺**韩国国民的闹剧。

3月3日,**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网站刊文称,历史上外国武装人员的实战能力记录毁誉参半。虽然他们通常不乏专业人士,但总体缺乏训练,大多只能充当“炮灰”。文章指出,有研究发现,当部署外国武装人员时,针对平民的**会增加。更为关键的是,大量极端分子也趁机进入乌克兰,往往容易制造人道主义危机事件。

事实上,早在3月初,俄罗斯国防部就对乌克兰境内的西方雇佣兵发出警告。

俄国防部发言人 科纳申科夫:所有西方派来帮助基辅政权的雇佣兵,都是非战斗人员。根据国际人道主义法,他们无权享有俘虏身份。外国雇佣兵被俘后能获得的**好待遇就是被提审。我们敦促外国公民在决定替乌克兰打仗前三思而后行。

3月14日,俄罗斯国防部再次警告称,俄罗斯对外国雇佣兵不会手下留情。而鼓励本国公民在乌克兰应征入伍的西方政府要为这些人的**亡负责。

可以说,这场俄乌军事冲突让“雇佣兵”这个词再次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所谓“雇佣兵”,简单说就是用金钱招募人员组成的“部队”。

《私人军事公司和安保商:控制战士公司》作者 加里·肖布:参与战争或从事间谍工作的小团体或者个人,都是以个人名义做事,又被称为“金钱战士”。

而火遍全球的《命运战士》《使命召唤》等视频**,又给“键盘侠”们灌输了脱离现实的幻想。如今,世界各国的雇佣兵主要分为两种类型,一种是正规雇佣军,如法国外籍兵团;另一种则是私人雇佣兵。

不同于正规雇佣军,雇佣兵参战的目的只是为了金钱卖命,只要对方出价够高,他可以受雇于任何人。

考恩是一名狙击手教练,会为客户进行军事技巧和**件使用指导。

狙击手教练 考恩:我为很多公司做咨询,我会出现在训练场上,提供实际教学指导。

记者:有没有合作让你觉得,因道德上不认同而不接。

考恩:当然有,会有这样的活儿找过来。我会说谢谢,但我不做。但道德取决于个人,取决于公司本身。

20世纪80年代以前,私人雇佣兵大多参与政变、绑架暗**、劫掠**物,被称为“战争动物”。

前雇佣兵 西蒙·曼恩:对我来说就是,一家公司按照合同全面开展进攻**军事行动。你给我们一笔钱,我们替你赢得战争。这些人是为钱打仗,而不是为国而战,为责任感或爱国主义而战。

冷战时期,**国在一些特殊的军事行动中都使用了雇佣兵。如1961年4月,**国中央情报局就曾策划1000多名雇佣兵入侵古巴,企图推翻卡斯特罗的革命政权。

1995年8月4日晨,克罗地亚政府军发动了代号为“暴风”的军事行动,仅仅3天,自行独立的“塞尔维亚克拉伊纳共和国”便不复存在。这场战争表面上和五角大楼毫无关系,但实际上这场军事行动速胜的秘诀正是**国的“军事职业资源公司”提供的2000名雇佣兵。通过利用雇佣兵,**国得以绕过联合国禁令,为交战一方提供军事支持。十年之后,当塞尔维亚试图起诉这家军事公司时,却发现该公司因所谓事件发生在**国司法管辖范围之外,可以免受制裁。

记者:我在几个月前问您的国防部长,用什么法律来规范他们(雇佣兵)的行为。

时任**国总统 小布什(2001年):我会去问问他,继续。

有数据表明,小布什政府仅在伊拉克就雇用了至少15.5万名雇佣兵。其间,臭名昭著的**军虐囚事件被**光,而私人军事公司CACI和Titan,其实也参与了虐囚。

阿布格莱布监狱囚犯 阿扎维:为何**军会用私人公司来审讯犯人。

至今,这两家公司都没有被起诉。

而这些私人军事公司中,**臭名昭著的便是**国的黑水公司,该公司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更是被称为“雇佣兵之王”。

埃里克·普林斯曾是**国海豹突击队队员,1998年创办黑水公司。2003年伊拉克战争**发后业务量开始暴增,业务涉及培训、射靶、安全咨询、犬类培训、**、装甲车、海事、空降等多个任务模块。

黑水公司创始人 埃里克·普林斯:我创办黑水公司是想换一种方式与海豹特种部队建立连接。当客户需要我们时,我们都非常努力地满足他们的需求,但我们却被误认为是“不受控的雇佣兵”。实际上却是退伍老兵再次为**国效劳,并以竞争**投标的方式获得报酬。仅此而已。

然而,事实却是,作为**国政府的“白手套”,黑水公司帮助**国政府执行许多见不得光的任务,减少正规军队的伤亡、减轻国内政治舆论压力,还能免除伤亡人员的抚恤善后工作。因此,该公司虽然常年游走在法律边缘,却受到**国政府的庇护,罪行一直没有得到清算。

2007年9月16日,伊拉克的黑水公司雇佣兵在护送**国外交官时,向手无寸铁的伊拉克人开**,声称车队遭到汽车**袭击,然而对方车内并没有发现****物。这起事件的遇难者当中,年龄**小的是只有9岁的阿里·基纳尼。

基纳尼的父亲:在我打开车门的那一刻,我惊呆了。他的脑浆流在地上,我看着地上的脑浆,把他推回车里。我告诉我****说,他们把基纳尼的头打破了。我开始大喊,他们打**了我儿子,他们打**了我儿子。

**击案发生后,黑水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出席国会听证会时,面对如山的铁证,仍坚持表示雇佣兵所采取的行为是恰当的。

国会议员:你承认黑水雇佣兵射**了无辜平民吗?

黑水公司创始人 埃里克·普林斯:不,我不同意这个说法。有时他们要使用防御武力,保护他们自己,保护处在危险中的(客户或货物)。

而受害人基纳尼的父亲则透露,在基纳尼的故事被报道后,黑水公司曾托人找到他,想支付2万**元私了,被他拒绝了。

2015年,**国**判定四名黑水公司雇佣兵一人犯有**谋**罪,另外三人被判故意**人和谋**未遂罪。但其中仅有一人被判处终身监禁。此后,这四人曾被多次重新定罪,但仅有一人服刑,其他三人的服刑时间仅限于审判期间的羁押。

2020年12月,时任**国总统特朗普直接动用总统的“特赦权”,对四人予以赦免。此举立刻引发了伊拉克人的愤怒。

伊拉克律师 贾巴尔:当听到特朗普的赦免令后,我感到震惊且失望。

值得注意的是,因为此次**击事件,黑水公司被以伤害平民罪禁止运作。但仅仅两年后,2009年该公司便改名为阿卡德米公司,先在颠覆利比亚卡扎菲政权的战争中扮演“幕后推手”,后在叙利亚内战中帮助反对派对抗巴沙尔政权。

在**国政府看来,雇佣兵既可以克服兵员不足的问题,又能避免因正规军伤亡过多而招致广泛批评。一旦雇佣兵在作战时遭遇不测,五角大楼也不必为他们的家人支付保险金,可谓一举多得。

《纽约时报》记者 大卫·桑格:私人军事公司**令人担心的是忠诚的问题。当他们变成政治工具来支持政府时,你就该问问,这些公司有自己的外交政策吗?而这些公司的外交政策与**国的外交政策一致还是相违背呢?他们真的是**国人吗?他们真的国际化吗?他们到底在为谁工作?

公元1095年,罗马教皇乌尔班二世在法国勒芒发出呼吁,号召平民带上武器,到“流淌着奶和蜜的耶路撒冷”去。“十字军东征”,也被看作是西方雇佣军的起源。16世纪的大航海时代,英国**王伊丽莎白一世公然投资入**并支持“海盗王”德雷克的劫掠行为,使她王冠上的明珠个头越来越大。可以说,雇佣军从诞生的**天起,就带着血腥和贪婪。

如今,游离于国际法体系之外的雇佣兵**体,究竟是“为价值观和信仰而战”还是成为资本牟利的工具不断遭到国际社会的质疑和拷问。

对于那些热点冲突的**和地区来说,更需要的是冷静的谈判,而不是堂吉诃德式的冒险。

上一篇:俄称卢甘斯克武装已突破当地乌军防御纵深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绍兴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