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查|日本新冠*亡率低,是因为日本人有特殊基因?

2021-12-29 09:11:14 文章来源:网络

速览

- 网传日本新冠**亡率低是因为日本人有一种名叫HLA-A24特异基因的说法并不准确。HLA本质上是一种组织相容**复合体(MHC),是遗传物质的具体表现。HLA-A*24:02则是一种在日本相对常见的HLA等位基因。

- HLA-A*24:02并非日本人所特有。无论是地域上还是族**分布上,日本均非拥有HLA-A*24:02等位基因**高比例地区。

-

称HLA-A24或HLA-A*24:02是降低新冠**亡率的“X因素”仍为时过早,影响地区新冠**亡率的因素多样,要理解人体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应答机制,尚需更多研究。

事件背景

新冠病毒在日本的表现令人费解。

数据上看,病毒对这个**似乎格外善待。日本不仅从9月以来迎来了新增病毒感染数的断崖式下跌,至2021年12月24日累计的每**人**亡人数为145.84人,远低于英、**、德、法等**,且从2020年3月全球大流行发生以来的**亡人数占总人口比例始终处于较低水平。

英国、**国、德国、法国、日本每**人新冠累积**亡人数(2020年3月1日-2021年12月24日)。 数据来源:ourworldindata.org

为什么日本这么特殊?

前段时间,**上有公众号文章称,日本国立理化学研究所和京都大学一项**新研究揭露,日本的新冠疫情**亡率低于欧****,其原因可能在于日本人身上有一名为“HLA-A24”的特异基因。该基因易对新冠病毒产生反应,可防止病情重症化。

文章提到,研究结果显示60%以上的日本人拥有这种“HLA-A24”基因,而欧**人只有10-20%,此外**人中也有40%相应人**。

这套用基因论来解释日本新冠低**亡率的说辞,真的可信吗?

明查

HLA-A24是什么?

日本国立理化学研究所(RIKEN)简称“理研”,是日本**认定的大型自然科学研究机构。据其官网介绍,该研究所成立于1917年,是日本**大的综合**研究机构,拥有超3000名员工,其中5/6为科研人员。

日本国立理化学研究所官网页面。

2021年12月8日,理研和日本****院组织熊本**疗中心(非网传京都大学)的研究人员合作,在官网上公布了一项名为“记忆免疫**手T细胞能够****新冠病毒”的研究成果,其中提到一种叫做“HLA-A*24:02”的物质。

理研官网发布“记忆免疫**手T细胞能够****新冠病毒”研究成果。

发布者称,HLA-A*24:02是一种人类白细胞抗原,在日本人中很常见。人体内能够抵御季节**冠状病毒的记忆免疫**伤T细胞,可以识别这种白细胞抗原和新冠病毒中的S蛋白相结合的表位,从而产生抗病毒效果。

作为常识,人体内有两种适应**免疫系统,一种是天然抗体,另一种则是经由与特定病原体接触后产生的能识别并针对特定病原体启动的免疫防线。白细胞内存在的记忆免疫**伤T细胞是这道防线的重要组成部分。当病毒入侵人体后,如果人体内的T细胞可以识别这种病毒,就有可能触发免疫,将病毒****,从而预防重症发生。

理研的这项研究认为,HLA-A*24:02是能够唤醒这种T细胞的关键。

对于HLA的概念,理研在官网上进一步解释道,HLA是诱发细胞免疫机制中的重要角色,共有两种类型,其中一种几乎在人体全身的所有细胞中都存在。

补充说明HLA概念。

不过,无论是理研官网发布的研究成果,还是相关研究人员在12月2日发布在《通信生物学》上的论文原文中,均未将HLA称作为基因。经查阅,论文原文中与“基因”相关的表述仅有一处,与克隆抗原受体(TCR)有关,但只是作为实验步骤中的一环。

《通信生物学》论文原文截图,提及“基因”部分仅有一处,与克隆抗原受体有关。

那么,网传“HLA-A24是一种基因”的说法,究竟是凭空捏造还是另有依据呢?

围绕 “HLA 基因”进行关键词检索,结果发现,生物学界其实有大量与HLA DNA分型相关研究。一篇被Cell Press旗下《免疫》(Immunity)期刊收录于2001年的文章开宗明义,称HLA本质上是一种组织相容**复合体(MHC),位于人体6号染色体 (6p21.3) 的短臂上。

《HLA DNA分型和移植》,收录于《免疫》,2001年4月1日。

MHC是分布于染色体上特定区域紧密连锁的基因座,**早被发现于不同小鼠品系个体对表皮移植物产生的排异反应中。**国遗传学家乔治·斯内尔(George Snell)发现遗传因素决定了个体间移植组织或器官的存活情况,**早提出了H-抗原概念。感念其贡献,诺贝尔评审委员会在1980年授予了斯内尔诺贝尔生理学或**学奖。

由此可知,MHC概念从诞生之初起就与遗传物质密不可分,可以被理解为是一种遗传物质的具体表现,或具有某种调控作用的DNA序列。

根据作用对象和抗原被呈递机理的不同,人体的MHC即HLA又被主要编码作I型(HLA-A,HLA-B, HLA-C)和II型(HLA-DP, HLA-DM, HLA-DO, HLA-DQ, HLA-DR)两大类。但同一种基因座还会呈现出不同的等位基因,体现了HLA的高度多态**。

世界卫生组织命名委员会(WHO Nomenclature Committee)发布的**新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9月,科学家们发现的HLA-I型和HLA-II型的等位基因数已分别达到了23002和8673种。

为应对日益庞杂的HLA等位基因类型,**学家们和免疫学家们对HLA等位基因的命名方式做了规范化管理,并随形势变化不断改进这一命名系统。

HLA等位基因类型数统计。

1975年,WHO和ISUS的专家们将原先以“W”“T”等大写字母开头的命名系统换成了统一以“HLA”开头标注的方式;十余年后,4位数字命名法开始施行,以适应等位基因数不断增加的新形势。现行的HLA等位基因命名规则在2010年左右被确立。这次变更启用了冒号“:”来分隔表示不同HLA等位基因的4个数字区域,并取消了固定位数的限制。

现行HLA等位基因命名规则。

并非所有的HLA分型都要**确解析到等位基因的所有位数。一般来说,在此系统内,分隔号愈多、数字愈长,代表解析度愈高。根据现行命名规则,理研发布文章中提到的HLA-A*24:02物质,则可以大致被理解为基因编码为A、血清学分型位于第24组、HLA蛋白分型为02号的I类HLA抗原类型。

日本人特有?

理研的研究成果和相关论文中,只字未提拥有HLA-A24抗原人**在日本人中的具体比例,而仅使用了“常见”一词。不过,网传文章中 “60%以上的日本人拥有‘HLA-A24’”的说法,倒也并非无中生有。

2015年2月,N. Ikeda等13位遗传学学者在《组织抗原》期刊(现更名为HLA)上发表了一篇文章,称其在对5824户日本家庭共18604位成员的HLA基因分型进行测验后发现,约36.48%的受试者体内拥有HLA-A*24:02等位基因。

《组织抗原》期刊论文截图。

等位基因频率和基因型频率并非同一概念。**体要维持遗传基因频率的稳定,需要符合哈代-温伯格定律(又称遗传平衡定律),即要满足种**数量有足够规模、个体交配随机、没有突变产生、种**之间不存在个体迁移或基因交流且没有自然选择的条件。

根据哈代-温伯格定律计算公式反推,在理想的遗传平衡状态下,检出的36.48%的等位基因概率则意味着全日本约有60%的人**拥有HLA-A*24:02抗原类型。

需要明确的是,N. Ikeda等人发布的这项研究中的“日本人”概念,指的是居住在日本**岛地域内的人**,而非生物遗传学上的“人种”概念。

等位基因频率网数据库(Allele Frequency Net Database , AFND)数据显示,HLA-A*24:02在除南极洲外的世界所有大洲均有分布,其中检出频率**高的在大洋洲地区。

HLA-A*24:02世界地理分布。数据来源:等位基因频率网数据库(AFND)

日本藤田**科大学综合**学研究机构研究员迪克斯特拉(Johannes M. Dijkstra)等人整理AFND数据后发现,若按族**类型划分,拥有HLA-A*24:02等位基因比例**高的族**是**台湾地区的排湾人,占人**96%,其次是邹人、鲁凯人,以及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东高地戈罗卡阿萨罗人和卡里穆伊高原排湾人。

此外,尽管欧洲和**洲总体的HLA-A*24:02等位基因检出率较低(欧洲平均检出率在12.5%以下,北**洲在25%以下),但哥伦比亚、巴西、**国阿拉斯加等**洲地区的部分族**中同样检出了较高频率的HLA-A*24:02等位基因。

HLA-A*24:02族**分布。Johannes M. Dijkstra等人根据AFND数据整理。

相较而言,日本人拥有HLA-A*24:02抗原的人**比例数量尽管可观,但并不特别突出,将HLA-A*24:02称作日本人的“特异基因”未免夸大。

能抵抗病毒吗?

HLA-A*24:02能够抵抗新冠病毒的说法,依据的是理研的研究发现——当含有HLA-A24抗原的血液样本接触到从新冠病毒的刺突蛋白上提取的肽段时,样本中的T细胞会大量繁殖。按照此说法,人**拥有HLA-A*24:02抗原比例越高,每**人新冠**亡人数应当越低。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提供的各洲疫情统计数据似乎印证了这一推测。从2020年5月至今,拥有HLA-A*24:02比例**高的大洋洲地区的每**人累积**亡人数始终较世界其余大洲更低。

不过,数据还显示,拥有HLA-A*24:02比例**低的非洲地区,其每**人新冠累积**亡人数也要比除大洋洲外的其它各州更低。

各大洲(除南极洲外)每**人新冠累积**亡人数对比(2020年5月1日-2021年12月24日)。数据来源:ourworldindata.org

J. Y. Huh等学者在2013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韩国人中检出HLA-A*24:02等位基因的频率约为0.22,较日本更低,但自2020年5月以来,韩国的每**人累积**亡率仍在日本之下。可见,在未控制变量情况下,仅凭**亡人数对比来论证抗原和新冠**亡率之间的因果关系并不严谨。

理研也承认,要理解其发现的T细胞对新冠病毒刺突蛋白的应答机制,仍需要更多研究。

事实上,理研的这项研究并不是**早提及日本人免疫系统的“特殊**”的。早在2020年7月,东京大学教授儿玉龙彦(Tatsuhiko Kodama)在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采访时就提到,他的一项研究发现,日本人很有可能早在全球新冠大流行之前就接触过一种和COVID-19非常相像的病毒,因此可能获得了一种“历史**的免疫”。理研的研究也提到,含有A*24的血液样本同样能够对其它季节**的冠状病毒产生应答。

儿玉认为,一种类似SARS的病毒可能曾经在日本流传,且流传的范围并不仅限于日本,也**括**大陆、韩国、**台湾地区、**香港地区及东南亚地区,这或许能解释为何东亚和东南亚地区的新冠**亡率相对较低。

不过,儿玉的说法在当时也受到了质疑。伦敦国王学院公共健康部门主任涉谷健司(Kenji Shibuya)告诉BBC,尽管他并不轻视地区差异在对新冠免疫和基因敏感**方面的可能**,但他对用“X因素”解释**亡率差异的想法表示怀疑。涉谷认为,所有能把抗疫做好的**都做了同样的事,即大幅减少病毒传播。

免疫应答以外,学界和媒体还给出了多种解释日本新冠**亡率相对较低的说法,如日本有将近80%的高疫苗接种率、习惯戴口罩的社会风俗,以及避免更多拥抱和亲吻的文化习惯导致的更少的感染可能**、更少的检测人数和更少的肥胖人**等,但尚未有证据能够断言某种因素是导致日本**亡率低的决定**因素。

东京,十字路口等待过马路人**。(Kazuhiro Nogi/AFP/Getty Images)

综上,网传日本新冠**亡率低是因为日本人有一种名叫HLA-A24特异基因的说法并不准确。HLA全称为人类白细胞抗原,本质上是一种组织相容**复合体(MHC),是遗传物质的具体表现。HLA-A*24:02是一种在日本相对常见的HLA等位基因。

HLA-A*24:02并非日本人所特有。地域上看,该等位基因在除南极洲外的所有大洲均有分布,而检出频率**高的在大洋洲地区。族**分布上,**台湾地区、巴布亚新几内亚、哥伦比亚等地的多个族**拥有的HLA-A*24:02等位基因的比例均在日本之上。

称HLA-A24或HLA-A*24:02是降低新冠**亡率的“X因素”仍为时过早,影响地区新冠**亡率的因素多样,要理解人体对新冠病毒的免疫应答机制,尚需更多研究。

**网12月27日01:21

外汇K线图

阿富汗变局,喀土穆动荡,苏伊士运河拥堵,利比亚大选,伊核谈判波澜再起,卡塔尔断交尘埃落定。2021年的中东一如既往地吸引着世界的目光。值此岁末,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东总站《中东面面观》年终系列特稿,一线记者带您一起回顾中东这一年。

2007年土耳其人均GDP曾达1万**元。2008年金融危机**发,欧洲经济减速,土耳其经济却未遭重创。多年来,土耳其一度是全球增速**快的新兴经济体之一,备受国际资本追捧。然而,2018年,土耳其里拉8个月内跌幅近50%,通胀率飙升。《纽约时报》宣称“土耳其可能是下一个解体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反击称,“根本没有经济危机”,“全是操纵”……**终,虽然土耳其经济没有崩溃,**也没有解体,但土耳其经济的上升态势出现了反复。2020年土人均GDP下降为0.85万**元,在2021年,土耳其里拉再次上演了让人瞠目结舌的“过山车”行情。

12月20日这一天,里拉汇率的行情走势足以让在货币市场中操作多年的交易员惊呼“魔幻”。里拉对**元汇率先从16:1左右一路下跌,跌破18:1,创下历史新低,而后在当晚暴**到13:1左右,**幅约40%,创下了38年来单日**大波动幅度。

土耳其里拉对**元汇率在12月20日这一天经历了大起大落。(图片来源:investing.com)

而此前,土耳其里拉却是“跌跌”不休,屡破新低。截至12月20日傍晚,今年土耳其里拉对**元累计贬值近60%。今年1月1日,1**元能兑换7.4里拉,而到了12月20日傍晚,1**元居然可以换到18里拉。

这一年里,土耳其里拉到底经历了什么?又带来了什么影响?背后的成因又是什么呢?

土耳其里拉到底经历了什么?

今年土耳其里拉对**元汇率走势图,截至2012年12月23日18时30分。(图片来源:investing.com)

暴跌

今年1月到10月,里拉对**元汇率呈现逐步贬值的趋势,11月开始快速暴跌。特别是在11月至12月20日期间,里拉贬值47%,是今年里拉贬值速度**快的时期。土耳其经济学家穆斯塔·森梅兹法用“不受控制”一词形容里拉贬值的速度。12月,土耳其央行曾5次出手干预外汇市场,以缓解里拉贬值的速度,但是收效甚微。

**严重的时候,仅仅一天,里拉就跌破两个整数大关。11月23日,里拉对**元汇率跌破12和13两个整数关口。12月17日,里拉对**元汇率跌破16、17两个整数关口。

12月16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记者来到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一家外汇兑换点采访,看到一位快递员将**元兑换成里拉。这位快递员在前一天(15日)已经兑换了1900**元,此举让他赚了1330里拉,他惊喜不已。总台记者记录下了快递员和外汇兑换点工作人员的对话:

快递员:昨天我借钱买了一些**元,你知道我赚了多少钱吗?

工作人员:从昨天到现在,你赚了很多钱。昨天1**元可以兑换14.8里拉,你买了多少(**元)?

快递员:我买了1900**元。

工作人员:15.5乘以1900**元。一天里你赚了1330里拉。

快递员:一天里?我一天里赚了1330里拉?(此处表情惊讶)

土耳其快递员听说自己一天里赚了1330里拉,惊喜不已。图片于12月16日拍摄。

12月15日,这位快递员换汇时,里拉对**元的汇率是14.8;到了12月16日,当他再换汇时,汇率就变成了15.5。

1330里拉对于普通土耳其人不是小数目。2021年,土耳其**低月工资**为2826里拉。1330里拉相当于土耳其**低月工资**的一半。土耳其不少人都是拿**低工资的。土耳其劳动和社会保障部部长比尔京12月透露,**低月工资关系到690万土耳其雇员的生活。

暴**

在土耳其央行出手5次稳定汇率收效甚微,里拉一路暴跌至1**元兑换18里拉之后,12月20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表态了。

他表示将会采用新的金融手段来让土耳其里拉汇率回归正常。他说,土耳其公民不需要将自己的里拉**兑换成外币,如果人们的里拉****低于兑换外币的**,将会得到政府补偿。

讲话刚刚发表没多**,当天**,里拉对**元汇率就突然从18.4的历史新低上,接连击穿5个整数关口,一直**到13左右。一个**,里拉对**元汇率暴**约40%。

此后几天,土耳其里拉就开始在震荡中逐步升值。12月23日,土耳其里拉对**元汇率甚至回升到了11,**到了11月中旬的水平。

总体看来,里拉的暴跌和暴**主要发生在2021年的**后两个月,像是经历了一次惊心动魄的过山车。

里拉贬值带来了什么影响?

通货膨胀使得民众开始“节衣缩食”

土耳其里拉在2021年频频上演“过山车”行情,但总体而言对**元大幅贬值,因此,土耳其的物价也在上**。

近来,不少土耳其人向记者抱怨,现在的物价一天一**,变得越来越贵,而自己越来越穷,不得不节衣缩食。

根据土耳其统计局的数据,11月土耳其消费价格指数(CPI)较去年同期上**21.3%,是2018年11月以来的新高。许多民众向记者表示,他们实际感受到的物价上**得有50%以上。

记者曾经走访安卡拉的一处集市发现,生菜在9月还是3里拉一公斤,10月就**到了7里拉一公斤;西红柿去年5里拉一公斤,10月**到了10里拉一公斤。

安卡拉的一处集市里,一位老人向记者抱怨称,黄瓜去年卖1里拉一公斤,今年卖7里拉一公斤。图片拍摄于10月初。

集市里一位来采购的居民告诉记者:“高昂的物价影响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甚至我们一直在想,我们怎么才能够控制给孩子们的零花钱。我们放弃去餐厅吃午饭。我们本来应该看三次**生,现在只能去一次。如果你没有足够的**来对抗高物价,你就需要开始缩减开支,就像我们现在一样。”

依赖进口的能源价格攀升

专家表示,土耳其通货膨胀与里拉贬值有密切的关系。土耳其是一个高度依赖进口的**,特别是石油、天然气等能源,90%以上需要从国外进口。因为里拉贬值、外币升值,用外币购买的进口产品就会**价,从而推高了土耳其国内的物价。

以石油为例,土耳其高度依赖进口石油。随着里拉贬值,今年以来土耳其燃油价格上**了约50%。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汽油价格今年上**了43%;柴油价格也上**了56%。本月初,土耳其的汽油、柴油价格突破了10里拉这一整数心理关口。

记者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一家普通的加油站外看到,这里的电子价格牌只能显示10以下的数字,可见加油站老板并没有预料到油价会超过10里拉,然而这一天居然真的到来,加油站不得不自制了印有数字“1”的贴纸贴在价格牌上。

土耳其安卡拉一家加油站门口的电子价格牌只能显示10以下的数字。记者12月13日拍摄。

土耳其一家加油站老板对记者说,他**次看到油价超过10里拉,以前没有见过油价像这样连续大幅上**。

生产资料价格上**进一步推高食品价格

事实上,各行各业都离不开燃油。比如,土耳其重要粮食产区波拉特勒的农民需要给自己的农用卡车加油。今年10月,农民穆欣对记者说,通常在秋天,他需要每天开着农用卡车来田里三次,干各种农活,但是由于柴油价格较去年已经增长了将近一倍,为了节省开支,他只开农用卡车到田里一次。

在波拉特勒,穆欣的农用卡车已经用了20多年了,虽然总出故障,但是他没法换,因为他没有钱。图片拍摄于10月19日。

除燃油外,土耳其的化肥、种子也极度依赖进口。土耳其农业成本开支上**与土耳其货币里拉贬值有密切关系。

农产品成本的提高,也推高了土耳其人每天**重要的主食——面**价格的上扬。安卡拉普通面**的价格在11月上**了30%。这让许多土耳其人无法接受,特别是依靠**低工资或**老保险金生活的人。

11月25日,在安卡拉购买一个普通面**的价格是1.75里拉,26日**到了2.25里拉,上**了近30%。图片拍摄于11月26日安卡拉一家面**店。

土耳其一位退休老人对记者说:“我能做的只有笑,我无语了。面****价30%?我的退休金才**了5%。”

里拉的贬值影响了土耳其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的生活成本越来越高。虽然从12月20日开始,里拉已经开始升值,但是土耳其攀升的物价并没有随之立刻降温,未来土耳其人的生活负担是否能够减轻依旧是个未知数。

外国游客扫货

一边是越来越多土耳其人囊中羞涩,另一边是越来越多外国人前来扫货。

对于外国人来说,里拉的快速贬值让土耳其商品价格极富吸引力,周边邻国的游客开始大量涌入土耳其购物。

土耳其西部边境城市埃迪尔内与保加利亚接壤。近两个月,来埃迪尔内购物的保加利亚人络绎不绝。记者12月初在埃迪尔内看到,这里商场、集市外的车辆大部分来自保加利亚。

土耳其埃迪尔内的蓝色巴扎里,前来购物的顾客90%是保加利亚人。图片为12月4日拍摄。

特别是在周末,保加利亚游客一早就开车或者乘坐大巴跨越边境来到土耳其一侧。12月初记者在埃迪尔内采访时,一位保加利亚顾客说他早上七点就抵达了这里的农贸市场。他说自己必须要早点来,因为很多保加利亚人来这里购物,晚了就挑不到好东西。

一对保加利亚夫**在集市里告诉记者,因为里拉贬值,土耳其的价格比保加利亚的价格要便宜30%-40%。

保加利亚游客冒雨来土耳其埃迪尔内的集市采购,集市外停放的大部分是保加利亚车辆。图片拍摄于12月4日。

里拉失控原因是什么?

一国货币频频上演“过山车”行情,绝不是简单的一两个理由能够解释。而对土耳其来讲,长期演进下形成的敏感的经济结构和短期内频繁出台的政府政策,都是里拉失控的原因。

外向型的敏感产业结构

土耳其的经济结构中,自1960年起农业占比持续减少,工业先增后减;与此相对的是贸易和服务业占比持续增加,至2020年末贸易增加值比重为54%,且以初级产品出口为主;服务业增加值比重为54.64%且与旅游业深度绑定,造成土耳其对外部经济需求十分敏感。

资本账户完全开放,“热钱”出入自由

土耳其对外资完全开放,大量的国外资金进入后以投机与房地产为主,热钱容易大幅流入流出,并引发经济动荡。

政府频频“强行出手”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关于利率、汇率的表态经常能够牵动里拉的走势。土耳其央行降低基准利率往往都会带来里拉的贬值,而降息的决定权掌握在埃尔多安的手中。

埃尔多安的讲话,既可以让里拉在一天里对**元暴跌15%,也可以让里拉在一天里对**元暴**40%。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图片来源:阿纳多卢通讯社)

11月22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内阁会议发表讲话,声称将继续坚持通过低利率的政策来促进投资、生产、就业和经济增长,坚决反对外来干预。他说土耳其将根据本国的实际情况,寻找到适合自己的经济政策,取得“经济战争”的胜利。

这是向外界释放明确的信号——央行降息的政策不会变。

此话一出,第二天,里拉就一天连破两个整数关口,里拉对**元的暴跌幅度一度达到15%。

事实上,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曾经多次高调表示要继续降息。他认为高利息将会“摧毁”国内的产业,造成结构**通货膨胀,阻碍经济发展。

在埃尔多安的降息大方针之下,今年9月以来,土耳其央行已经累计下调基准利率500个基点。今年下半年,每次央行降息以及每次埃尔多安关于降息的表态几乎都会引来里拉的进一步贬值。里拉从9月以来屡破新低,进入“跌跌”不休的状态,且愈演愈烈。

土耳其安卡拉民众在外币兑换点将里拉换成**元。图片摄于12月16日。

12月20日,又是在内阁会议之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又发表了讲话。这次他表示将会采用新的**政策来让土耳其里拉汇率回归正常。讲话刚刚发表没多**,一个**,里拉对**元汇率暴**约40%。

12月21日,土耳其**政部长公布了详细的**政策。土耳其央行将在每天11时公布**元外汇买入价,用于计算汇差。民众可以根据这一汇率选择3、6、9和12个月的不同**方式,等到**到期,如果民众因为将里拉存在**没有换成**元而产生损失,政府将做出补偿。

12月20日以来,里拉还在持续快速升值,埃尔多安的政策似乎“奏效”了。但是有分析指出,**新的政策能否持续有效还是一个未知数。一旦市场失去信心,里拉再次进入快速贬值轨道,土耳其央行就需要大量印钱来补偿民众的损失,届时土耳其的通货膨胀将会继续恶化,里拉危机也将进一步加剧。

监制丨穆莉

制片人丨王威

记者丨顾玉婷

来源:**网

上一篇:中尼复交引发连锁反应,中*洲多国对华示好,*国后花园失守了

下一篇:最后一页
本站所刊登的各种资讯﹑信息和各种专题专栏资料,均为绍兴都市网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

Copyright © 2000-2020 All Rights Reserved